林宗盛盯着宋詩韻,上來就對她劈頭蓋臉的罵道。

「我……」 宋詩韻緊咬嘴唇,心中感到很是委屈。 可她不敢反駁,因為林宗盛說的沒錯,醫院的確是有這樣的規定。 只是讓宋詩韻感到詫異,林主任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裏。 很快,隨着宋詩韻目光一掃,便看到林宗盛身後的助手何潔。 此刻她見宋詩韻被林主任責罵,嘴角正掛着一抹玩味的笑意。 「是她向林主任通風報信的?」 瞬間,宋詩韻一切都明白了。 之前她和何潔發生過矛盾,所以兩人關係並不算好。 方才,蕭陽和宋詩韻趕往病房的路上遇到了她,當時兩人正在談論關於楊老病情的事情,興許讓何潔聽見了。 於是何潔便動了報復心思,主動到林主任那裏告密,才會有這樣一幕。 「哼,沒想到這傢伙還真是個小人。」 宋詩韻回過神來,心中對何潔的舉動感到憤怒。 「你小子立馬給我住手,沒有得到我的允許,任何人不得擅自對病人進行治療。」 林宗盛目光很快就盯着蕭陽,當下語氣不善的說道。 「你是誰?有什麼資格來管我?」 蕭陽手中動作頓然一停,旋即轉過身,眼眸充滿玩味的看向林宗盛道。 宋詩韻是醫院的醫生,多少會受到約束,這點無可厚非。 可蕭陽並不是。 所以此刻,蕭陽完全就不將林宗盛的話放在心上。…

蘇蔓吃飽了就犯困,搖搖頭,道:「我還想喝。」

「不行不行!」張嬤嬤連忙搖頭,道:「您好幾天沒好好吃飯了,一下吃太多,會受不了的!」 沒辦法,蘇蔓只得點點頭,道:「那一會兒再去做一個這個!」 「好好,小姐已經跟老奴說了做法,老奴一會兒在給您做一些。」 「娘親,您要睡了?」南宮玥湊過去。 「有點困!」蘇蔓閉着眼睛,憊懶的說道:「昨個晚上一直做夢,沒睡好。」 「娘親,我想上街……」 南宮玥話沒說完,就見蘇蔓睜眼看來,嚇得她將剩下的話硬生生的咽下了肚子。 蘇蔓重新閉上眼,恢復了憊懶的模樣,道:「今天別出去了。」 「哦。」 南宮玥失望的點點頭,退到了一邊。 張嬤嬤安撫完蘇蔓,就見南宮玥還站在屋子裏。 她笑了笑,親切的抓起南宮玥的手,道:「夫人這兩日心情不好,小姐先忍耐一下。」 「嬤嬤,我知道的!」南宮玥點點頭,道:「我沒有不高興,也沒有想耍賴,只是想等道廖遠給娘親看過之後,再回去。」 「小姐有心了。」 張嬤嬤話剛說完,就又丫鬟稟告,:「廖大夫來了。」 「快請進!」 張嬤嬤招呼道。 廖遠進了房間,一眼見到站在旁邊的南宮玥,他沖她點了點頭。 南宮玥回他一笑。 「廖大夫,麻煩您了!」…